曹操

欢迎来到曹操 网站地图 sitemap
曹操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yidawuliu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内容 >今天也想见到你
曹操今天也想见到你
2021/03/30 来源:曹操
    我会跪着求你?

    孙兆年先是一愣,随后冷笑不已,指着叶辰挥手道:“来人,把他给我乱棒打出去!”

    他堂堂药王会跟一个毛头小子下跪?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!

    要是传出去还不被外人笑死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一旁的林梵忽然制止了赶过来的人,满脸嘲讽的看着叶辰道:“我自幼在山上长大,六岁学医,八岁看遍所有医书,九岁行医,十五岁精通上千种奇难杂症……”

    孙兆年满脸钦佩之色,现场的几个老中医惊叹不已,如果林梵说的话属实,那么他无疑是一个医道天才了。

    叶辰面色平静:“哦,这么说来你是高手下山咯?”

    “放眼天下,我林梵自问医术第二,没人敢认医术第一,你,一个垃圾凭什么跟我比?”林梵气势如虹,仿佛想要压倒一切。

    叶辰咧嘴一笑,摆手道:“不不不,你误会了,其实我就没想要跟你比,因为,我根本就没把你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林梵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,面色青一阵白一阵的,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一番卖弄,换来的却是一句极其诛心的话。

    一看他脸色不对,孙兆年心里一沉,旋即面带杀气的道:“把这小子的手脚给我打断,然后丢出去。”

    林梵可是他好不容易才请来的,如果被叶辰气走的话,那么自己的女儿岂不是没救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林梵忽然怪笑了出来,面带挑衅:“小子,敢不敢跟我打个赌?”

    “赌什么?”叶辰饶有兴趣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治好了孙小姐的病,你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,然后自断一臂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你治不好呢?”叶辰挑了挑眉,似笑非笑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绝不会输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治不好,这个东西归我。”叶辰打断了他的话,忍不住看向他腰间的那块玉佩。

    林梵的脸色变幻了数下:“好!”

    “林先生,这……”孙兆年狠狠的瞪了叶辰一眼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林梵挥手道:“孙老,不用说了,你需要做的便是帮我看着这个小子,别让他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林先生放心。”孙兆年点了点头,随后便命人守住了门口,生怕叶辰跑掉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请你睁大狗眼看清楚了!”

    林梵对着叶辰冷冷一笑,走到床前,让人撤掉所有的医疗设备,然后将孙思蓉的手腕搭了过来,号了一下脉之后。回头一脸自信的对孙兆年道:“孙小姐患上的是阴寒之症,可治!”

    孙兆年狂喜不已。

    紧接着林梵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布囊,露出一排排泛着寒光的银针,大大小小都有。

    光是这一手就打消了屋内其他人的念头,一个老中医颤颤悠悠的道:“他……他是打算用银针刺穴?”

    林梵手拿银针分别刺向孙思蓉的天图,关元,鹫尾,谭中几大穴位,时深时浅,或挑或刺,时按时提,一系列动作看得众人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……烧火山!”

    先前的老中医目不转睛的盯着林梵的动作,脸上满是震惊:“那个年轻人的手法竟然是烧火山,我的天。”

    “王老,什么是烧火山?”孙兆年喜忧参半的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不禁看向王老。

    王老咽了口唾沫,语气有些激动:“烧火山是太乙神针的两大绝技之一,更是我华国每代中医毕生追求的瑰宝,据说能让患者元气复苏,百病不侵,甚至是拥有起死回生之效。”

    “太乙神针?不是失传了吗?您老又是怎么样认出来的?”另一个医生不可置信的惊呼道。

    王老摇了摇头,一脸肯定:“不会有错的,我之前在黄帝内经上看到过关于它的记载,太乙神针又分为烧火山和透天凉,或先浅后深,或先深后浅,或轻刺激,或重刺激,或九六补泄,或提或按,总之非常考验一个人的水平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屋内一片寂静,每个人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林梵,实在是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会失传已久的太乙神针。

    孙兆年难掩激动之色。

    既然林先生会太乙神针,那岂不是说女儿有救了,年纪至此,他不由得看向一旁的叶辰,暗自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等下看你怎么说!

    叶辰很是平静的坐在了椅子上看着这一幕,面露玩味之色。

    不多时便响起了王老哽咽的声音:“透天凉,这是透天凉啊,想不到我有生之年竟然能同时看到太乙神针两大绝技。”

    有人问:“您老又是如何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你们仔细看!”

    王老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那一根根银针刺入皮肤大概有一寸的长度,这个一寸又分为天地人三段,那个年轻人在银针进入天部的时候要提九次,书上管这个叫补,银针刺到地部和人部的时候又要各提九次,这个叫泄,也就说在短短的一寸之内要连续提二十七次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这还是人能做到的吗?

    正说着的时候,那边的林梵已经是满头大汗,显然是这一系列操作消耗不低。

    “后生可畏,后生可畏啊。”

    王老又是哭又是笑的感慨连连,扭头对孙兆年道:“孙总,有此人在,孙小姐无恙矣!”

    孙兆年下意识看向孙思蓉,发现女儿虽然没有醒来,不过脸色却是好多了,他不由得重重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林梵迅速收针,为孙思蓉盖好被子之后,起身擦了擦汗,一脸疲惫的道:“孙老,幸不辱命,孙小姐的病已经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林先生!”孙兆年躬身道。

    王老急忙迎了上去,颤着嘴唇:“小兄弟,哦不,林大师,敢问您刚才施展的是否是太乙神针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太乙神针。”

    尽管疲惫不已,可林梵却是傲然不已,随后一脸冰冷的看着叶辰道:“病,我治好了,现在给我跪下来磕三个响头,然后自断一臂吧!”

    叶辰依旧坐着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来人,让这小子给我跪下来!”孙兆年面色一冷,当即挥手道。

    几个彪形大汉顿时从屋外涌进,齐齐走向叶辰。

    叶辰不为所动,似笑非笑的看向林梵:“你真的治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……”

    林梵冷冷一笑,正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惊呼声:“你们快……快看,孙小姐她……她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急忙转身一看,只见病床上的孙思蓉整个人抽搐不已,而在她身上不停的涌现出一股寒气,寒气遇到空气便凝固为寒冰,一眨眼的功夫,孙思蓉的眉毛,乃至头发全部结冰了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如同一个被冰封的人。

    有人看了看一旁的仪器,弱弱的道:“孙小姐……死……死了!”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巨变顿时惊到了众人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孙兆年急忙走过去伸手探了探孙思蓉的呼吸,随即身体一震,只感觉脑中轰鸣不止,犹如晴天霹雳一般。

    林梵也跟着过去检查了一遍,不可置信的吼道:“怎么……怎么会这样,不可能,不可能的,我施展的可是太乙神针啊。”

    “太乙神针?可笑!”

    众人只听到身后传来一道不屑声,回头一看,只见叶辰坐在椅子上看着林梵,一字一句的道。

    “治一个小小的病,还弄得大汗淋漓,气喘吁吁的。””不得不说,你真的是个人才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林梵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叶辰冷笑着打断道:“关键是你一顿操作猛如虎,再看结果二百五,纯粹就是废物!”

    “就你这样的废物还敢吹嘘自己的医术天下第二?”

    “还六岁学医?还高手下山?”

    “滚回去再多学几年吧,别出来丢人现眼了!”

    “废物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林梵气得指着叶辰哇哇大叫,急火攻心之下吐出了一口鲜血,咆哮连连:“我治不了,你……你也治不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是你么?废物!”

    叶辰抬眼看着孙兆年,微微一笑:“孙兆年,还记得我刚才说的话吗?”

    孙兆年打了个激灵,急忙走到叶辰面前,躬身恳求道:“叶先生,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出手救助小女,我一定重重酬谢!”

    叶辰点上一根烟,低头掸了掸裤腿,轻轻吐出一口烟圈儿。

    “想救人?跪下来求我啊!”

      <code id='b25c5'></code><style id='a38b3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006a2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7d982'><center id='951a3'><tfoot id='68e41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972c4'><dir id='42efb'><tfoot id='70429'></tfoot><noframes id='e258f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4d68f'><strike id='cdc68'><sup id='7e272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bde9f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72d25'><label id='0c5ae'><select id='682c2'><dt id='c60eb'><span id='bf546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43bbe'></u>
          <i id='4dbf6'><strike id='7282e'><tt id='fb0fd'><pre id='4fb9a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7eb6c'></code><style id='23dd6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2001f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71cf5'><center id='a1233'><tfoot id='75296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0a85e'><dir id='1d48f'><tfoot id='25cc5'></tfoot><noframes id='a5596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1dd4a'><strike id='50397'><sup id='89042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ea0a7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e0405'><label id='1aaee'><select id='1d4fe'><dt id='99db6'><span id='23916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417cb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7a342'><strike id='92fbc'><tt id='9ce2f'><pre id='45b99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8a7e4'></code><style id='cdd1e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b195b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56736'><center id='8343d'><tfoot id='eec03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45a20'><dir id='bec20'><tfoot id='88694'></tfoot><noframes id='08ab7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b8ccd'><strike id='b47ce'><sup id='c610f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2d179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99c7f'><label id='e94cb'><select id='d6fb1'><dt id='74344'><span id='02be8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c2266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3c968'><strike id='a2fd9'><tt id='c58a3'><pre id='76270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