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操

欢迎来到曹操 网站地图 sitemap
曹操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yidawuliu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内容 >今天也想见到你
曹操今天也想见到你
2021/03/30 来源:曹操
    如果你没了,那么对于欧阳家族而言,会不会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光是这句话,就是很残忍的了!

    尤其是对一个之前失去妻子、刚刚又失去父亲的人而言!

    欧阳中石的神情已经瞬间变得阴沉了起来!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要怎么样?告诉我答案!”欧阳中石冷冷说道,“如果你想要把枪口对着我,不妨就直接过来!何必牵连到其他人!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之中已经带上了非常明显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我牵连都已经牵连了,你还想怎么样?”那边微笑着说了一句,随后说道:“多年以前就听闻欧阳中石可以和苏无限相媲美,你那么多年没有出山,我想,很多人都已经把你给遗忘了,如果我能因为这次事情把你逼出来,让人们重新看到你的风采,那么,好像也不失为大功一件啊。”

    停顿了一下,他继续说道:“而且,说不定,就连苏无限都很希望看到你出现在他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,我一定会把你给找出来。”欧阳中石说着,眼眸之中的光芒愈发锐利起来:“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主动把电话给挂断了!

    岳修冷冷哼了一声,没有再多说什么,只是,这一声冷哼之中,似乎包含了很多的情绪。

    不过,别人虽然不明白,但是,苏锐却很明显的听懂了这其中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而虚弥却双手合十:“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这位老僧似乎也听明白了岳修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苏锐继续专注驾车,车速一直保持在一百二十公里,而坐在后排的欧阳家父子,则是一直沉默着,谁都没有再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发生了这种事情,按理说,除了欧阳兰之外,应该还会有其他的欧阳家族中人打电话给欧阳中石,要么是通知这件事,要么是就爆炸事件前来询问意见的,可是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无论是欧阳中石,还是欧阳星海,他们的手机都没有再响起来!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细思极恐!

    车厢里的气氛已经开始越发的冰冷了,那种寒冷是刺骨的,是直接渗入心灵的!

    良久之后,欧阳中石终于再度开口,他的声音之中满是冷意:“我一定会让那个人付出代价,血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字字如血。

    把一个隐居多年、已是知天命的男人逼到了这个份儿上,的确是有点太残忍了。

    欧阳星海看着自己父亲的侧脸,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抹心疼之意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他轻轻地喊了一声,可是,接下来,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苏锐也听到了这声喊,如果以前几年那种跳脱的性格,他少不得要答应一声,不过,现在自然不会这么做,苏锐抬起头来,目光射到了后视镜上,把欧阳父子两个人的神情尽收眼底,然后摇了摇头,继续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又过了将近四十分钟,等苏锐驾车来到现场的时候,发现别墅区的外面已经停了一排消防车和救护车了。

    由于这别墅区景观带做得实在是太夸张了,把消防通道都给占用了,导

    致体积庞大的消防车根本开不到爆炸的别墅位置,消防员们只能接水管来救火,这样极大的耽误了救援的速度和效率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就算是消防车能进去,他们也根本别想救出来人了。

    炸成了这个样子,还有谁能活着离开?

    别墅里连一块完整的砖头都找不到了,在这种情况下,别说活着了,能保持全尸,都是一件绝对不可能的事情!

    周围的几幢别墅也都变成了废墟,幸好是毛坯的,没装修更没住人,也没有额外伤亡。

    欧阳健所居住的这一间别墅,是这一片海边别墅区里最大的,估计室内面积也得一千平以上,房间很多,能住不少人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别墅,直接被夷为平地,现在还在冒着黑烟,从这外表之上,根本无法看出来其原本到底是什么样子的,饶是苏锐见惯了战场和硝烟,此刻他的内心深处也产生了浓浓的唏嘘之感。

    有些时候,生与死,就在一线之间。

    荣华和地狱,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可能在此之前,你好像什么都有了,但是,若是让你从云端跌落,其实真的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节哀吧。”

    苏锐说了一句,随后停车熄火,开门下车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已经清楚的看到,欧阳中石的眼眶里面已经蓄满了泪水,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复杂情绪,开始在他的眼睛里面流露出来。

    欧阳星海的状态明显也不太好,下车的那一下,他的双腿发软,一个趔趄,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狼狈的扶住车门,欧阳星海声音微颤地说道:“爸……下车吧……好像……好像什么都没有了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中石从另外一侧开门下车,他好似已经挺不直身体了,扶着车身,看着不远处的片片废墟,空气中那烧焦的糊味儿,几乎是无法阻拦地传进他的鼻间,那似乎是死亡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种味道,这种情景,让欧阳中石的目光变得更加灰败,更加黯淡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整个人似乎都苍老了好几岁。

    本来就干瘦憔悴,现在看来,更像是忽然到了风烛残年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欧阳中石此刻已经癌症晚期了呢。

    他此刻的身体状态,确实是有些太吓人了些。

    欧阳星海的精神状态也很糟糕,脸色很黄,衣服都已经被汗水彻底湿透,粘在身上了。

    甚至,他那贴着额前的刘海,都在往下滴着水。

    估计,经历了这么一场爆炸之后,这个别墅区也没人再敢居住了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欧阳星海只说了一个字,剩下的话再也说不出口,他看着这些废墟,泪水瞬间溢满了眼眶。

    深深地吸了吸鼻涕,欧阳星海把即将流出来的泪水给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绕到车子的另外一边,想要扶住自己的老爸,然而,欧阳星海还没能走过去呢,结果脚底下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,本来腿就软,这一下更是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不过,当欧阳星海看清楚脚下所踩的东西之时,一下子惊慌失措,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!

    这赫然是一只断了的手!只有半个手掌和三根手指!

    被炸药给生生炸断,然后被冲击波给炸的飞出了上百米!

    甚至,这只手……不是成年人的手!

    看这断手的大小,估计是个十来岁左右的少年!

    欧阳星海本来就满心悲伤,他在强行忍着泪水,虽然家族里的很多人都不待见他这个大少爷,可是,发生了如此惨剧,只要是正常人,心里都会产生剧烈的波动,绝对不可能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在认出这是一只未成年人的断手之后,欧阳星海就彻底地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,那憋了许久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,直接趴在地上,嚎啕大哭!

    他的心,被这场景彻彻底底地击溃了!

    欧阳星海的眼泪像是开了闸的洪水一样,汹涌而出,混合着鼻涕,直接糊了一脸!

    苏锐从来不曾见到过欧阳星海如此失态的样子,他看着此景,摇了摇头,有点唏嘘。

    但是,他绝对不会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苏锐下定了决心,一直把自己置于旁观者的角度上,他没有去搀扶欧阳星海,也没有去安慰欧阳中石,就这么站在车子前面,望着那片废墟,目光深邃。

    虚弥大师双手合十,站在原地,什么都没有说,他的目光穿过废墟之上的浓烟,似乎看到了多年前东林寺的硝烟。

    岳修冷哼一声:“炸成了这个样子,死无对证了!”

    他的眼睛里面并没有多少同情的意思,而且,这句话所体现出的信息非常之关键!

    书友们之前用的小书亭  。

    死无对证!

    几十年前陷害岳修的事情,到底是谁指使的?

    而岳欧阳的主人,又是欧阳家的谁?

    这一次,对栾休战和宿朋乙的灭口行为,又是谁授意的?

    随着欧阳健的离奇死亡,随着这幢别墅被砸成了废墟,所有的答案,都已经灰飞烟灭了!

    再也寻不见!

    也难怪岳修会有些恼火。

    明明眼看着就要接近了最终的真相,这一次,所有的真相都没有了!所有的努力,都已经付诸东流了!

    苏锐轻轻地叹了一声,对岳修说道:“不会没有答案的,这个世界上,任何事情,只要做了,就一定会留下痕迹的。”

    岳修看了苏锐一眼,稍稍地压低了一些声音:“是不是,你的心里面已经有答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并没有答案,敌人那么狡诈阴险,靠直觉是一定会出现偏差的,必须要找到确凿的证据才行。”苏锐眯了眯眼睛,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,他这样说,就意味着,有几个可疑的名字已经在他的心中出现了,但是,以苏锐的习惯,没有证据的猜想,他一般是不会讲出口的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我的直觉。”岳修对苏锐说道:“以你的实力,你应该也相信你的直觉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苏锐摇了摇头,对岳修说道:“如果我是这次的幕后黑手,我一定会刻意去引导你们的直觉,让你们做出错误的判断来。”

    岳修仔细的思索了一下,随后眸光变得冷厉了许多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这个提醒很好。”

    苏锐点了点头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接下来,我们要去验证那几个答案了。”

      <code id='d2ff2'></code><style id='a49b7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cb867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fb169'><center id='de740'><tfoot id='3d7a1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f1d54'><dir id='d474e'><tfoot id='87e07'></tfoot><noframes id='2b6a0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bcddb'><strike id='b43ec'><sup id='3a57c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cc25c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74ef8'><label id='0630f'><select id='cc940'><dt id='4d493'><span id='a53a3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2e3fe'></u>
          <i id='bda3d'><strike id='936c6'><tt id='ceac1'><pre id='c3538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5ff76'></code><style id='f34e0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289b4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0f64a'><center id='09592'><tfoot id='0e877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1e61f'><dir id='bc999'><tfoot id='8e61a'></tfoot><noframes id='cb14a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a8ca2'><strike id='22181'><sup id='f6474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9d6b1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fda56'><label id='51ee7'><select id='0ea8c'><dt id='23d1a'><span id='ce60c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b9178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44752'><strike id='ba6db'><tt id='caae2'><pre id='a58dd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f1050'></code><style id='839f0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3a75a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b6910'><center id='00c57'><tfoot id='6450d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5ae76'><dir id='641c7'><tfoot id='ccc43'></tfoot><noframes id='7e82a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8f58d'><strike id='8eb86'><sup id='3f9bf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09400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b1a59'><label id='89f14'><select id='8b7bb'><dt id='0d642'><span id='95655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f9c6d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39a1f'><strike id='d330a'><tt id='3dad3'><pre id='77b96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