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操

欢迎来到曹操 网站地图 sitemap
曹操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yidawuliu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内容 >今天也想见到你
曹操今天也想见到你
2021/03/30 来源:曹操
    听到自己老公的话,

    夏梅芳急忙撑起自己的身子,看着自己老公脸上写满了对林帆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怎么就住院了?”柳钟涛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片刻,

    柳钟涛表情变得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“腰扭到了?”

    “中途还昏厥了一次?”柳钟涛一时间哑口无言,不知道该跟女儿讲什么,这这听起来简直匪夷所思,不过又非常符合生活中的设定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你也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柳钟涛挂断电话,看了一眼身边已经坐起身子的老婆,无奈地说道:“小林闪到腰了,现在在病床上躺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扭到腰的?”夏梅芳满脸迷茫地问道。

    柳钟涛叹了口气,淡然地说道:“还能怎么扭到的你说年轻人会怎么扭到腰?”

    刹那间,

    夏梅芳无语了,默默地说道:“年轻人的事情就让年轻人自己去解决吧”

    话落,

    重新躺进了被窝里。

    然而,

    躺在被窝里的夏梅芳有点转辗反侧,随即冲身边的老公说道:“抱着我。”

    可是等了足足半分钟,不见柳钟涛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“唉?”

    “我说话是不是没听见啊?”夏梅芳转过身子,冲还在玩手机的柳钟涛质问道:“还玩手机呢?我让你抱我一下!”

    “哎呦”

    “老夫老妻了,别抱了。”柳钟涛不耐烦地说道:“你不是明天有会吗?抓紧时间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顿时,

    夏梅芳生气了,一脸恼怒地说道:“我告诉你今天不抱我,我就睡不好,你要让我睡不好,你也别想睡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!”

    下一秒,

    柳钟涛伸出一条腿,直接搁在了老婆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“你这大猪蹄子干什么啊?你这糊弄谁呢?”夏梅芳愤怒地说道:“以前和我处对象的时候,跟一个老流氓似的,一有机会就搂我抱我,现在装正人君子了?”

    “抱抱抱”

    柳钟涛把手机充上电,然后收回自己的大腿,躺进了被子里,紧接着就抱着自己的老婆,当然抱得方式很敷衍。

    晚上十一点半,

    某住院部的单人病房里。

    林帆正一脸悲惨地躺在病床上,万万没有想到就这么一个简单地抛物动作,把自己的腰给扭到了,甚至因为疼痛把自己给疼晕过去,丢人呀!实在太丢人了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要退群了?”林帆满脸哀愁地自语道:“这尼玛一个抛物动作把腰给闪到了,这这不是拉低男人们的平均值了?”

    这时,

    柳云儿拿着报告回到病房,看到林帆后急忙说道:“只是轻微的损伤,医生说住个两三天就行。”

    话落,

    愤怒地说道:“以后还玩不玩这种高难度动作了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不玩了!”林帆急忙摇了摇头,认真地说道:“好家伙那时候都疼得昏厥了。”

    “白痴!”

    “这次恢复之后,必须给我每天锻炼起来。”柳云儿气愤地说道:“二十五岁的模样,五十二岁的腰,甚至可能是八十岁的腰。”

    林帆有些尴尬,他不能反驳什么,毕竟事实胜于雄辩,现在的自己正躺在床上呢。

    看着大妖精,

    林帆好奇地问道:“你明天不是要上班吗?要不你先回去吧?”

    “我回去了,你怎么办?”柳云儿白了一眼,淡然地说道:“今天晚上我就睡在这里了,明天早上再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柳云儿的话,

    林帆努力挪动了自己的位置,然后轻轻地拍了拍床,认真地说道:“一起睡吧。”

    柳云儿皱了皱眉头,不过此刻的林帆应该不会欺负自己了吧?腰都扭伤了

    片刻,

    柳云儿就躺在了林帆身边。

    没过几分钟,

    她感觉到林帆的一只手,正从自己的手腕处,慢慢地爬到了自己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柳云儿抓住了林帆的手,满脸恼怒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把手伸过来,让你枕在我的手臂上,你不是喜欢这样吗?”林帆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”

    片刻,

    柳云儿的脑袋就搁在了林帆的手臂上,不过她的身子不知道怎么回事,不由自主地往他的身边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时,

    林帆突然开口道:“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似乎没有把激光的量子相干性考虑进去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,

    柳云儿的娇躯不由一激灵,一脸惊恐地说道:“完了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真没考虑吗?”林帆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突然,

    柳云儿从床上起来,满脸懊恼地说道:“我我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

    柳云儿急忙穿上自己的外套,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林帆,羞愧地说道:“笨蛋我我先回去了啊?”

    “回去的时候,注意安全。”林帆点点头,认真地说道:“对了在添加量子相干性时,你一定要注意光子的数量问题,这个数字可以比激光本身的光子数量要大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柳云儿点点头,随即离开了病房,不过当她打开了门之后,突然又停下了脚步,看了一眼林帆,默默地回到了他的边上,伏下身子温柔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翌日,

    柳云儿早早地来到了实验室,把昨天晚上奋斗出来的东西,交给了陈光华和吴海,紧接着双方发现实验结果和方案里面的理论数值,其数值竟然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太厉害了!”

    “柳教授您是怎么做到的?”陈光华一脸崇拜地说道:“居然一个晚上的时间,解决了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毕竟只是一个开头而已。”柳云儿淡然地说道:“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两人了,如果遇到了什么问题,及时向我报告。”

    陈光华和吴海急忙点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,

    柳云儿回到了办公室,当她坐到椅子上后,顿时感觉到了一股疲惫,不过更多是对林帆一种个人的倾心,如果没有他的话,自己这个实验肯定会以非常难看的局面下马。

    到时候,

    自己失去的何止是面子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之后,

    柳云儿在办公桌上趴了一会儿,直到手机闹钟响了才换换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时间,已经是十点半了。

    随后,

    急忙走出了办公室,她还要给林帆去送饭。

    结果刚刚走出办公室,就接到了好闺蜜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云儿?”

    “中午我们四个人一起吃个饭?”宋雨溪笑嘻嘻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中午我要给林帆去送饭。”柳云儿无奈地说道:“他住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住院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啊?严不严重?”宋雨溪问道。

    柳云儿随口说道:“也没有什么大问题,就是就是把腰给扭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腰扭到了?”

    宋雨溪皱着眉头,难以置信地说道:“云儿?你和林帆究竟在玩什么高难度的动作?还能把他的腰都扭到了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你想什么呢!”柳云儿没好气地说道:“他他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

    柳云儿不知道该怎么向闺蜜解释,总不能告诉她林帆抱着自己往床上抛,结果这个抛的动作导致他腰给闪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还想反驳啊?”宋雨溪笑道:“云儿?想不到你平时这么高冷的女神,结果私下底竟然竟然跟林帆在尝试高难度还把他的腰给扭到了,你你可以呀!”

    柳云儿快要被气死了,愤怒地说道:“喂!他腰扭伤了,和我没有任何关系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告诉我他腰怎么扭的。”宋雨溪笑道。

    “他”

    “他在扛大米的时候,把腰给扭到了。”柳云儿说道。

    “切!”

    “我会信吗?”宋雨溪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话落,

    宋雨溪说道:“话说他在哪家医院?我去看看他正好这段时间我比较闲。”

    柳云儿报了一个地址,紧接着便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许久,

    柳云儿提着快餐,来到了某医院的住院部,当她走到林帆病房门口,正打算推门而入之际,隐隐约约听到对话声,随即悄悄地打开了一道门缝,顿时对话的内容变得清晰了。

    “林帆?”

    “你和大妖精在尝试什么动作,竟然能够把你的腰都扭伤了。”宋雨溪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唉”

    “这个故事要从大妖精穿上旗袍和黑色丝袜之后讲起。”林帆认真地说道:“当时大妖精换上衣服和丝袜后,从她自己的房间出来,准备祸害人间你说我该怎么办?在这危机的时刻!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宋雨溪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降妖伏魔了!”林帆义正言辞地说道:“我抱起大妖精就往房间里走然后把她丢到了大床上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

    林帆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嘴巴渴了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你给!”宋雨溪焦急地说道:“喝了赶紧讲!”

    片刻,

    病房里传来咕噜咕噜的喝水声。

    “好了”

    “刚讲到哪了?”林帆问道。

    “把大妖精丢到大床上。”宋雨溪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哦”

    “我把大妖精丢到大床上后,对着她讲了一句话我说,妖精!老衲今晚就降了你!”林帆严肃地说道:“就在这个时候大妖精她突然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一声巨响,

    大妖精突然出现在眼前。

      <code id='243cb'></code><style id='2a78d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6e312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5f3b1'><center id='85eec'><tfoot id='6cb7f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b0b0f'><dir id='ceb38'><tfoot id='42048'></tfoot><noframes id='9708f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f52e8'><strike id='90127'><sup id='54c4b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d2dfe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54705'><label id='7dc0d'><select id='fa661'><dt id='0cc08'><span id='302df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d52c8'></u>
          <i id='5b487'><strike id='f4e6f'><tt id='81cde'><pre id='06a97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21511'></code><style id='68a90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33cb1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774f2'><center id='d4e74'><tfoot id='482bf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06070'><dir id='13c44'><tfoot id='89238'></tfoot><noframes id='bf6d2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ed6c5'><strike id='5c3ba'><sup id='c7947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d1e6f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8b78a'><label id='78e22'><select id='3bcd5'><dt id='ae20c'><span id='34137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90045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fdb08'><strike id='c1a12'><tt id='ba66c'><pre id='3a6ff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0238a'></code><style id='68267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9ca20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4e712'><center id='72bec'><tfoot id='1c8be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4425a'><dir id='30429'><tfoot id='985f6'></tfoot><noframes id='bd81f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3fe72'><strike id='64df4'><sup id='17d65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1bd19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74d81'><label id='d8037'><select id='900e3'><dt id='8587a'><span id='2de07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ad98b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417a3'><strike id='5e4a0'><tt id='1ad94'><pre id='81487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